「化妝師在哪?」何筱蝶用力的把包包甩到沙發上,一屁股的坐到高腳椅上。

「何小姐!不好意思,等我一下!」小米正跪在地上撿著散亂一地的配件,慌忙的說。

何筱蝶身上已經換成一身水手制服,頭髮被放了下來,洋娃娃的眼睛、吹彈可破的皮膚,真不是蓋的,還挺漂亮的。

「燕兒!妳去幫何小姐倒杯茶!」

「喔……」我不甘願的回答著。

我勇闖出破紙箱。

「我要綠茶,代糖,其它的我不喝。」何筱蝶看著鏡子整理了一下她的頭髮。

我在背後白了她一眼。

我走到櫃子前拿出茶杯,熟練的先倒入熱水。

茶包在哪呢?

「啊,找到了。」

在櫃子的最角落藏著一個綠茶包的盒子。

因為盒子實在是放的太裡面了,我順手拿了一旁的小凳子,一腳踏了上去。

差一點

只和食指差了兩公分!

……

……

「啊~」

碰!

一個身影從凳子上重重的摔了下來。

啊~好痛啊!

「燕兒!妳還好吧?」小米趕緊跑了過來。

「呵呵……一時重心不穩就摔了下來。」我摸了摸自己發疼的屁股。

「是妳?」何小蝶這時才轉過身來,看著地上狼狽的我。「妳還真的是工作人員喔?」

「呃……是的……」我尷尬的笑著。

廢話,我剛才不是說過了?

「隨便啦,不重要!化妝師到底要不要來啊?」

我錯鄂的看著她。

哼,為了幫妳倒一杯茶跌了一大跤,竟然連慰問一下我都不要!

「是是!我來了!」小米阿姨畢躬畢敬的走到她面前,打開化妝盒。

 

五分鐘後。

經過百般折撓,我終於泡好茶了。

「請用。」這兩個字小聲到大概只有蚊子才聽的到。

何筱蝶沒有理我,她正專心在那臺黑梅機上。

「那個……何小姐,請把頭抬起來一下。」

「喔,妳等一下,我把簡訊發完。」她的手不斷在按鍵上來回走動,完全不顧旁人的樣子真討厭!

小米為難的看著何筱蝶的經紀人,她也無奈的搖搖頭。

而我又一腳踏進紙箱堆中,尋找面具。

「好啦,幫我修眉毛吧,有一邊長長了點。」何筱蝶終於停下了手指,抬起頭。

小米從化妝盒裡拿出修眉刀,輕輕的把較長的眉毛修掉。

「小心一點,我對這種事很敏感。」她嚴厲的吩咐著,好像小米是她的下人一樣,但其實小米姐可是比她大了好幾歲,聽說她是出了名的沒禮貌。

「嗯……我知道了。」她的語氣中有點不高興。

「唉呀!怎麼這麼多灰塵!哈……哈秋!」

刷──

簡潔又俐落的一聲,讓小米臉色大變。

「唉!真是的!不要害我過敏,咦?這是什麼……」她對著鏡子看了一下被削掉一半的……

「啊──」高分貝的叫聲,竟然讓穿外的一群小鳥飛走,這可怕的叫聲,還傳到了片場,所有人都愣了一下。

「這!這是什麼!?怎麼會變成這樣!我的眉毛怎麼會變成這樣!」

這時,只要想到剛剛她對我做的事,我應該要幸災樂禍才對,但是……這實在是太慘了……何況今天還是殺青戲!

「都是她!誰叫她一直在那邊找東西!灰塵都飛過來了!才害我打噴嚏的!」何筱蝶憤怒的盯著我。

啊!?我?

莫名其妙!要我在這裡找道具,我也是千千萬萬不願意的啊!

「氣死我了!我不拍了!」

碰!

她站起身甩門離去。

「啊!?筱蝶!妳不能不拍啊!筱蝶!」她的經紀人隨後跟了上去。

這時,小米姐已累的癱在沙發上。

「唉~我已後的日子可就好過囉!不知道會被封殺到什麼程度,可惡!走就知道把她另外一邊給剃了!」她忽然跳起來。

「那怎麼辦呀……」

「算了……別管她!那死丫頭,沒大沒小的!誰叫她平常對人這麼差,被剃也是上天在懲罰她。」

「呵呵……是嗎……」我乾笑著。

「妳也快跟妳媽回家吧,今天八成是拍不成了。」

「真的嗎?可是今天是殺青戲呢!」

「妳沒看到她脾氣這麼拗嗎?對了,記得上一次她長了一顆青春痘在額頭,因為那場要拍游泳的戲,怕遮暇膏淡掉,所以她死都不下水。我們和她說,太遠了看不出來,她還是不願意,總之她就一直找麻煩就是了。原本導演已經氣到想換人,但還是被那龐大的違約金綁住,不能脫身,才打消這個念頭。比起何筱蝶那位大小姐,關迅的話雖少,但至少沒這麼大頭症!」

說曹操曹操就到。

啪躂──

門被打開了。

我原本已為是她的經紀人把何筱蝶追回來了,沒想到站在門口的是關迅。

「換我化了嗎?」

看到關迅走進來,小米姐反射動作的整理一下衣裳。

「呃……因為何小姐的眉毛出了一點狀況……所以今天大概拍不成了……」

「眉毛?」關迅疑惑的看著她。

話說回來,這麼注意一看,關迅真的長的蠻帥的,他不算是個型男,他很英俊,五官很立體。還有一點,他的皮膚有夠白的,讓人不禁覺得他和吸血鬼是親戚。

「她的眉毛不小心被我剃掉了……」小米姐尷尬的說著。

「全部?」關迅睜大眼睛。

「不……是一半。」

噗哧──

關迅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「哈哈!我還真想看一看!」

照這麼一看,關迅比何筱蝶好多了,只是在電梯裡那件事,我還是有點不爽。

「現在她不知道跑去哪了。」

「那……殺青戲怎麼辦?」

「大概不行了。呿,真想找個臨演把這部戲結束掉!」小米長嘆著,聽說和何筱蝶合作是工作人員最頭痛的事。

「臨演?是可以啦。」

咦?關迅是在指我嗎?

呵呵……一定是因為昨天電動打太久……所以今天頭都昏了……

「她,怎麼樣?」

等等……沒錯!他在看我!

「燕兒?」

「啊!我?」我錯愕的指著自己。

「不然還有誰?」

 

「啊!?我不行啦!我不會演戲!」我拼命的扯著梁導演的衣服,叫他不要把我推上黃泉之路。

「妳不是戲劇系嗎?不是應該很會演?而且這場戲女主角是要戴著面具,妳身高也跟何筱蝶差不多……體重……大概胖個五公斤吧。」

可惡……那個臭導演要我演戲還偏要說中我的要害……

「啊!?可是我是走後台的!而……而且!這場不是還要跳舞嗎?」

「洪燕兒,難道媽媽我付錢讓妳去學芭蕾是學假的喔?」媽媽插著腰氣呼呼的看著我。

拜託……那是五歲時候的事了,而且當時我才學一個月就摔斷腿了……到現在我對跳舞都還有陰影呢……

「那……也可以去找其它臨演啊……」

「不管了!關迅已經指定妳了!而且今天所有道具都已經借到場了,我今天就一定要結束這場戲!」

真是討厭的導演……

「燕兒,如果妳肯演的話,我就買妳最想要的一台PSP。」老媽知道我最吃這招了。

PSP!?天呀!媽媽這次也太大方了吧!不行!我實在是受不了電玩的誘惑!可惡!

但我還是先故作沉思一下,不久後才開口:

「嗯……那我就勉強演吧……」

「請問妳願意和我跳支舞嗎?」關迅照劇本牽起我的手。

雖然只是在演戲,但我可是連男朋友都沒交過,現在忽然有個美男牽起我的手,心還真的跳了一下呢。

我頭上帶著和何筱蝶髮色相近的假髮,還帶著一面銀色面具,只露出了眼睛,照理來說,只要我不出聲,應該還蠻像何筱蝶吧!哈哈哈!(當然除了身材那方面啦)

我們就這樣一前一後的跳舞著,唉~應該是等等跳完再說幾句台詞就好了。

不過……這華爾滋還真難跳,三不五時就會踩到關迅的腳,他可是狂瞪我了好幾眼。

「啊~」

又踩到了。

「啊~」

他回踩我。

嘖!可惡!想找我麻煩!?

「雨薰。」我在戲裡的名子叫雨薰。

「嗯。」

要來了……他終於要說那句話了!

老實說,我真的對那句話很敏感,因為我認為當男生跟我說這句話時,就表示我真的要嫁給他了。

真是搞不懂,現在的戲劇怎麼都那麼老套!最後一定是什麼Happy Ending,難怪現在的收視率,一個比一個還慘不忍睹啊……

他單膝跪了下來,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盒子,之後老套的翻了開來,說:

「妳願意嫁給我嗎?」

照劇本來說,我必須很激動很激動的說:

「嗯!我願意!」

對了,那個臭導演竟然最後還要我哭!?可惡!竟然要我演哭戲!

這……怎麼哭呀!

我開始絞盡腦汁想從小能讓我哭出來的事,最後,我記得我有一次實在是哭的有夠慘,就是我養的烏龜死掉時,我幾乎哭了一天一夜,因為我覺得牠實在是太卑慘了,在牠死掉後我才幫牠取名子,叫「正方形」,因為正方形的英文叫「square」,音似「死龜兒」,太可悲了……嗚嗚嗚……

在不想NG的壓力下,我終於擠出了兩行淚水,之後就沒了,因為其實我現在對正方形的印象實在有點糢糊了。看到我的眼睛終於有東西流出來了,媽媽一副感激的看著我。

他用修長的手指抓住我的手,然後戴上了假鑽戒。

「雨薰。」

「嗯?」

啊?還有嗎?不是到這裡就沒了?

啊?他在幹麻!幹麻脫下我的面具!?

沒想到,他竟然身出手,捧住我的下巴,用他那溼潤的唇瓣,緊緊黏在我的唇上!

像羽毛般輕盈的唇。

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!讓我連叫的機會都沒有!

啊!?為什麼要親嘴!?有這一段嗎?

這……這可是我的初吻耶!怎麼可以!怎麼可以在這裡被奪走!

幾秒後,他才放開我的唇。

「好!Cut!」導演開心的叫大家收工。

「哈哈!終於殺青了!」

「等等去喝一杯啊!」大夥們開心的走出片場,而媽媽也滿意的跟著導演走出去。

而我仍呆站在原地。

「怎麼?都收了,不走啊?」他倒是很正經的看著我。

「有……吻戲?」

「有啊,劇本上都有寫啊。」

「騙人……」我仍呆著。

「我幹麻騙妳?」

「可……可是!這是我的初吻耶!竟然這樣就沒了!」我氣憤的看著他,氣他怎麼可以這樣不負責任!

他勾起邪惡的唇角,說:

「那……就當作沒發生過好了,掰,我們應該不會見面了吧。」

掰……?就這樣掰了?

可惡!媽媽給我的劇本一定是被刪過的……竟然為了事業出賣自己的女兒!

天呀,可悲的洪燕兒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Chapter.1完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薇 的頭像
夏薇

夏薇的文字藝坊

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