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。

假如妳寧願把自己鎖在有種陳年異味的木製衣櫥裡,也不願跨出家門一步,不想讓宅女生活在開學前一天破功,那麼妳的選擇一定會和我一樣。

洪燕兒!洪燕兒!」

一個女人踩著笨重的步伐,大步的往這裡走來。

這熟悉的聲音代表……危險了……

慘了,絕對不能被發現。

這時,我開始恨自己為何沒把那隻凱蒂貓在我六歲時扔了,因為它真的很佔空間。

哈秋!

下一秒,我立刻摀起嘴巴。

實在是……那該死的塵蹣!

很昏暗,我從口袋裡掏出一支小型的手電,用力按了一下開關,但它卻不肯透出任何一道充滿希望的光茫。

該死!電池偏偏在這時沒電了!

有時我想,何必呢?讓自己寒假的最後一天在片場中度過也沒有什麼不好的,畢竟還能看到朋友口中的「天使」,說不定還能拿到他的簽名照賣個好價錢咧。

所以我現在又是何苦呢?

我試著把衣櫥的門拉開一點,透出一點縫隙,正如所知,一隻母老虎在客廳裡搜索著獵物,看到這畫面,讓我想降服的心又縮了回去,不能輸!宅女也要奮戰下去!

「洪燕兒!我知道妳在家裡!別逼我扣光妳這個月的零用錢!」

什麼?扣錢!

這句話使我的雙腳不聽使喚的放了下來,難道!我堂堂一個洪燕兒就那麼容易被錢給迷惑嗎?

即使,這筆錢可以讓我買到這一季新出的珍藏版虛寶,剩下的前還能再買幾件衣服讓自己開心一下。

僅管,這些錢可以讓我遠離每天有一餐是泡麵的生活。

也許……

人就是這麼現實罷了。

「等等妳先去化粧間看看小米阿姨有沒有需要幫忙的,再到片場來找我。」說完,她從背包裡掏出一台I phone,熟練的動著姆指,不知道又要傳給誰簡訊了。

在我面前的這個女人正是我媽,一頭要捲不捲的中性短髮,搭配著一套黑色套裝,說她是演員指導大概沒有人會相信,頂多會認她是某公司總裁的老秘書罷了。

我看我也該先自我介紹一下吧,本名是洪燕兒,目前就讀台北藝術大學戲劇戲一年級,個性可以說是有點怪里怪氣的,總之,這不重要啦。

雖然目前打算要走後台工作,但是我從小到大的志願可是要當個偉大的電玩家,原本我是想選軟體設計系,但是被我媽威脅要背負「家族使命」,我才忍痛填下戲劇戲,這真的令我超後悔的,因為三天兩頭被我媽抓去片場實習。

趁著等電梯的空檔,我利用電梯門上那微微的反光整理了一下那蓬鬆的長髮,那副無鏡片的黑框眼鏡不知道為何戴在我臉上就顯的特別呆板,不過要是在賴潔的臉上就不一定了。

想到她就氣,那賤種。

「洪燕兒!妳還在發什麼呆?電梯都來了!」

這時我才回過神一看,發現全電梯的人都在等我一個,我趕緊擠了進去。

嗶──

不會吧?難道這會是超重的聲音嗎?

雖然我不像紙片人一樣瘦,但至少還是個正常身材呀!

怪異的氣氛……

電梯門並沒有關上,然而大家的目光全都放在我身上。

「唉!真麻煩!好啦,燕兒我先上去囉,妳敢快搭下一班上來找我!」

麻煩?

天呀!這世界是怎麼了?竟然有媽媽當眾唾棄自己的女兒?

我慢慢的移動身子,因為有兩個胖子正夾在我兩側,還我挪也挪不出去。

總算,我的腳尖踏出電梯門外五公分。

碰!

電梯門用力的關上。

這時我真的覺的自己可卑極了……

話說這棟是新翻新的攝影棚,記得上次來片場幫忙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,原因還是和「錢」扯上關係,但至少那時我還可以賺點零用錢。

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今天是關迅的殺青戲,如果讓我身邊的那幾個「瘋子」知道的話,她們肯定吵著要和我來,畢竟這可是新生代的男演員關迅的片場,如果再加上何筱蝶的粉絲的話,現場肯定會爆滿,不行……這可不是個明智的抉擇……

「筱蝶!我們趕快去準備了吧!」

躂躂的腳步聲回盪在大廳裡,一個年輕的女人跟著前頭的女孩。

「筱蝶我拜託妳!我們快走吧!梁導演已經發飆了!」她仍緊跟著女孩,但女孩還是不理不睬的繼續走。

筱蝶?

何筱蝶?

我回頭一看,真的是她!

一身雪白洋裝的何筱蝶,頭上別著今冬最流行的蝴蝶結,還有她那搶眼的紅棕色長髮,雖然很漂亮,但本人倒沒有像螢光幕上那樣的純真可愛,瞧她現在板著一張臉。

果然呀……

女明星的氣勢就是和平常人不同!

我不禁讚嘆了起來。

「喂?是!是!我現在馬上就帶她過去!是,真的很抱歉!」她臉色為難的很,掛完電話她臉色一變:

「夠了!何筱蝶!妳鬧夠了沒?今天不是整個劇組要配合妳的時間!」

「可是關迅還沒來啊!我要再等他一下。」她理直氣壯的反搏著。

嗯……這就是標準的大頭症吧。

「妳先去試衣服,我會聯洛一下熊哥,看看到底出了什麼事。」經紀人用手指快速滑動著手機營幕。

「喂!何筱蝶,我來了。」

這聲音該不會是……

我用餘光瞄了一下。

天呀!真的是他!人人口中的關迅竟然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?

他穿著斯文的黑色格子襯衫,和電視上他酷酷的形象差不多。

「啊!關迅哥你來啦!」何筱蝶收起剛剛的白眼。

她的經紀人似乎鬆了一口氣。

「咦?熊哥哥呢?」

「喔,他和老闆談一點事,對了,何筱蝶,可不可以放開妳的手?」他用力的推開黏在他身上的何筱蝶。

噗哧!

我忍不住笑了一聲,然後用手掩飾一下。

沒想到原來何筱蝶也這麼花癡!

咦……怎麼感覺關迅在往我這邊看?

叮咚──

「進去吧。」

只見何筱蝶開心的拉著關迅進電梯,這時我才回過神來跟了進去。

何筱蝶的經濟人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金卡,刷了一下旁邊的感應器。

也對啦,演員如果要到後台的話就一定要有識別證,這樣也省的我再刷一次。

門慢慢的關上。

何筱蝶按了三樓的按鈕。

「小姐,只有工作人原才能搭到三樓喔,妳要到幾樓?」何筱蝶的經紀人上下打量我一番。

真不爽。

「我是工作人員呀。」我故作泰然的拿出筆記本想裝一下酷,但別以為裡面會寫什麼重大的筆記。

哼,好歹我也是上藝術大學的,雖然還沒畢業,但多少還有一些基礎。

「妳?妳應該是粉絲吧,想混進後台,兩個主角都在這裡了,我幫妳簽名妳快走吧。」說完,何筱蝶搶走我手上的筆記本,隨便翻到一頁,在上面簽了字。

什麼!她在做什麼!?

「喏,給你。」她隨手一丟,丟到關迅的手中。

關迅隨意的畫了幾筆。

「給妳。」

這群囂張的傢伙!丈著自己是明星就可以這麼踐踏人嗎?我好歹也是妳的工作人員,怎麼連一點尊重都不懂!

不過……依我估價來看……這些簽名大概能賣個幾千塊吧,雖然不是在正式的簽名板上的,但還可以多買幾雙鞋呢……

「咳!我……謝謝,不過我真的是工作人員……再見。」

「工作人員」 四個字實在是小到不能再小聲了。

我這該死的傢伙。

見錢眼開。

叮咚──

三樓到了。

我匆忙的跑了出去,如果沒看錯的話,何筱蝶又白了我一眼。

「洪燕兒!妳死去哪了?快去幫忙演員試穿衣服!」媽媽一把就把我丟到化妝室裡。

「小米,燕兒來了!好了我先去看一下現場,妳先幫小米姐的忙吧!」

啪嗒!門被重重的關上。

「燕兒阿!妳幫我去那箱子裡找一面面具,快點喔!」小米姐正忙著幫演員們畫妝,看樣子挺急的,化妝品還散落一地,有一支睫毛膏還滾到牆邊。

小米姐是演藝圈數一數二的畫妝師,幫過許多大牌的演員化過妝,記得上次的時妝秀幾乎都是她一手包辦。

我踏進紙箱堆裡,翻來覆去的找著。

「燕兒!快點找啊!來不及了!」

「喔……」

如果這時候能學哈利波特裡的魔法,只要唸一句「面具快快現形」就好了,偏偏要在這裡浪廢我的青春,我都已經要邁入二十歲了,才剛踏進大學,連個男朋友都沒交過,就要到後台實習?其實到頭來還不是為了要刪減經費,省下一個工讀生的錢罷了。

「小米姐!妳卻定這裡有面具嗎?」我半信半疑的挑著眉。

「唉呦,反正不在這裡就在倉庫了!」

「小米!何筱蝶來了!準備好了嗎?」髮型師在門口急忙的叫著。

「何筱蝶?啊!糟了!那個……不好意思……女主角可能要先畫……」小米姐不好意思的把其它演員請出去。

她們臉上都閃過一絲不悅。

創作者介紹

夏薇的文字藝坊

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